青龙会一个分舵的舵主想要拿我当枪使我自然不

分享到:
 姜文元此时的表情倒是不复之前的冷淡,他拍了拍楚休的肩膀道:“不错,历来能闯过我聚龙阁三层的人不少,但却没几个能做到你这种程度,关思羽把你拉进关中刑堂来,也算他走了大运了。”
 
    此时的姜文元倒是不知道,他这边一副看待优秀小辈的和蔼模样,但楚休心中的想法便只有一个,这位卖相不错,看起来气势还很足的家伙就是那个一直都在坚持不懈作死的白痴?
 
    在楚休的心中,姜文元所做的一切就是在作死。
 
    不好好安乐的当他的王爷,非要跳出来搞事情,无论是拉拢武林势力还是结交江湖上的年轻俊杰和高手强者,或者是招揽大批的武者当门客供奉,这些举动根本就是在作死,在一次次的挑战着东齐皇族的神经。
 
    等到什么时候东齐皇族的人忍耐够了,不想要他这块牌坊了,那这姜文元也就活到头了。
 
    不过眼下姜文元还活的好好的,这里也是聚龙阁,所以楚休也是做出了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道:“王爷谬赞了,在下能够在关中刑堂有这种地位,还是要靠关堂主提拔的。”
 
    姜文元这时候忽然眯着眼睛道:“但我却是感觉关思羽提拔的还不够。”
 
    楚休诧异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姜文元忽然笑了两声道:“楚小友刚来东齐,也是第一次来我聚龙阁,本王身为东道主,自然也是要亲自招待一下的,正好也让小友你尝尝我聚龙阁的特色。”
 
    说着,姜文元便直接拉着楚休来到第七层靠窗的一个角落当中,吩咐人安排上菜。
 
    姜文元这时又走回来,对他身边的那黑袍中年人道:“陆先生,今天便谈到这里吧,改日再聊。”
 
    那陆先生看了姜文元一眼,笑了两声道:“在下明白,祝王爷马到成功。”
 
    他们两个这番话说的云里雾里的,其他人有些没听明白,其中的意义只有那陆先生和姜文元知道。
 
    之前姜文元便跟那陆先生说了他跟关思羽以及关中刑堂之间的恩怨,当然这只是姜文元单方面的怨恨,关思羽估计早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但以姜文元的性格还是没准备给楚休好脸色看,也没有招揽的心思。
 
    而方才他才知道,原来这楚休并不是关中刑堂培养出来的武者,之前他便已经是位列龙虎榜前二十的俊杰了,加入关中刑堂才不到两年的时间,这意义可就不同了。
 
    这么短的时间内,楚休不可能对关中刑堂有多少的忠诚度,他倒是可以尝试招揽,在得到一个年轻强者的同时,还能够恶心关思羽一下。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招揽
 
    姜文元在知道楚休的身份后,还当真是动了想招揽楚休的心思,不是那种单纯的结交拉关系,而是招揽到麾下,让其为自己所用的那种招揽。
 
    平心而论,姜文元手下的实力其实并不算弱,这么多年他凭借自己安乐王的身份,而且对外豪爽大气,出手阔绰,倒是真招揽了不少的武者成为门客供奉,其中甚至连天人合一境的大高手都有。
 
    但这其中却还真没有像楚休这种在年轻一辈当中便能崭露头角的存在。
 
    像楚休这种年轻一代的强者代表着的是潜力,将其招揽到麾下,对方将来的成就未必就会逊于那些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但所花费的代价却是要少很多。
 
    而且不光是潜力,这同样代表着他姜文元手下,安乐王府的实力。
 
    任何一个势力的组成除了一个领头人之外,还要有可以镇压整个势力的强者,以及大量精干的中坚力量,还有出色的年轻弟子,如此才算是一个潜力无限的势力。
 
    姜文元是有野心的,他自然也是在往这个方向发展,这些年他招揽到的高阶强者有,像萧挺这种实力不错的中坚武者也有不少,但唯独在年轻武者这一块,他手下却是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人。
 
    身在龙虎榜上的年轻俊杰,大部分都是大世家和大宗门出身,他们可以跟你姜文元保持良好的关系,但却绝对不可能去效忠你姜文元。
 
    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楚休,更是得知对方并不是关中刑堂从小培养出来的弟子,姜文元自然便动了挖墙脚的心思。
 
    昔日关思羽敢落他的面子,今天他便来挖关思羽的墙角!
 
    等到楚休跟姜文元入座之后,其他第七层的那些年轻俊杰都是用不解的目光看着姜文元,不知道为何姜文元这么给楚休面子。
 
    要知道以姜文元的身份,这些日子里来往聚龙阁的年轻俊杰无数,但能够得到姜文元亲自招待的却是凤毛麟角,这楚休何德何能可以被姜文元如此对待?
 
    就连白无忌都是面色阴沉,要知道就连他都没这个待遇。
 
    刚来聚龙阁的时候,虽然姜文元也是对他礼遇有加,甚至亲自将他迎接到第七层,但可也没说亲自摆一桌宴席来招待他。
 
    过了片刻,便有一队队侍女将酒菜端上来,不得不说,聚龙阁做出的这些酒菜光看卖相就十分吸引人,可以说是色香味俱全,还隐隐有着强大的灵力在其中飘散着。
 
    姜文元亲自给楚休倒了一杯清香扑鼻,琥珀色的酒,笑道:“西楚的蛮荒大山中曾有传闻,一些山中野猴采百果于树洞中,作为贮藏越冬的粮食,但若当季不缺越冬粮食,猴儿们便会忘记曾储藏的果子,然后这一洞的果子便会逐渐发酵,而后酿成一洞百果酒来,所以也被称之为是猴儿酒。
 
    而且这些野猴不识得珍宝,竟然会将一些奇珍灵果也当做普通果子采摘下来,导致这猴儿酒当中蕴藏着惊人的药力,有些前往蛮荒之地采药的武者意外发现了这猴儿酒,饮尽之后发现自己修为大涨的事情也是不少的。”
 
    楚休诧异道:“这便是从西楚那里找来的猴儿酒?”
 
    姜文元摇摇头道:“猴儿酒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要求太过巧合了,况且猴儿酒里面只有少部分蕴含着药力,而我这猴儿酒的材料却每一样都是用珍惜灵药和灵果酿造而成的,甚至要比正宗的猴儿酒药力都强,楚小友不信可以尝尝。”
 
    楚休喝了一口杯中的酒,瞬间他便感觉一股热力从酒液当中渗入体内,这一杯酒竟然要比一枚五转丹药所蕴含的药力还要强大。
 
    “果然是珍品,王爷这聚龙阁果真是名不虚传。”楚休赞叹了一声。
 
    姜文元得意一笑,指着桌上的菜肴道:“这些菜楚小友也品尝一下,第七层的菜色不多,但每一样却都是珍品,必须要由我亲自同意才能上桌。
 
    就比如这‘凤凰还巢’,乃是用灵药喂养了三个月以上的雪岭珍珠鸡所做的,下面的凤巢也是用北燕极北雪岭之上的金丝雪燕的燕窝所制成。”
 
    楚休点了点,倒也没客气,挨个品尝了一番,姜文元倒也真没有吹嘘,的确每一样都堪称是精品。
 
    吃了一阵,姜文元忽然问道:“楚小友是青龙会出身,为何最后竟然会加入关中刑堂?”
 
    楚休淡淡道:“青龙会一个分舵的舵主想要拿我当枪使,我自然不会心甘情愿的被其利用,所以便直接叛逃,正好路遇‘关中大侠’楚源升被人追杀,我便顺手救了他,这才被楚大侠举荐进入关中当巡察使的。”
 
    听到楚休这么一说,姜文元的眼睛顿时一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招揽楚休就跟更容易了。
 
    原本他以为是关思羽救了楚休,或者是他亲自招揽楚休进入关中刑堂的,没想到却是楚休救了楚源升,这才‘意外’加入的关中刑堂,双方可没什么恩情在。
 
    姜文元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忽然问道:“楚小友,你加入关中刑堂也有一段时间了,你对关中刑堂的感觉如何?”
 
    楚休有些疑惑姜文元为何会问他这些,但楚休自然不会说关中刑堂表面上已经和谐稳定,但内里却是矛盾重重,他只是沉声道:“关中刑堂在关堂主的带领下立足于三国之间,将关中之地发展的如此繁华,当然是我辈关中刑堂武者的幸事。
 

欢迎转载光大彩票网_光大彩票聊天室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光大彩票网_光大彩票聊天室 » 青龙会一个分舵的舵主想要拿我当枪使我自然不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