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不能操之过急但也不能错失良机我算准此行

分享到:
徐达蒙面而来,枪法通神,高岳之所以和他拼斗两年时间,正是早已经看出了徐达心存死志。事实上,徐达在动手之前说的话,所说的人并非高岳,而是他自己。他死后,不是正好将那一腔悲愤,化作长流,奔向大海么?
 
    如若不然,明知以他一己之力,断然不是高岳的对手,他却几乎是燃烧生命,震鼓而战,直到最后,也没有选择苟活下来,他选择了岳王爷的那条路。
 
    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啊,可惜身不逢时,空有一身高超的枪术和抱负,离开朱元璋之后,可能是一直在修行,到了后来,这世界已然有了大变化,岳王爷即便复生,恐怕也只会欣慰,哪里还会去挑动战火?
 
    高岳对徐达的死,略感可惜,却没有去看那江水一眼。
 
    高岳一路疾驰而来,在这唐古拉山一带止步不前,的确是为了等人。但他要等的人显然一个都没有出现,包括之前在西海高原的一幕,也是他此番重出江湖的时候,放出的风声。和预料中一样,只是等来了几波小猫小狗。那虎老大一伙人,在凡夫俗子中算得上是佼佼者了,但却连入高岳眼中的资格都没有。
 
    此番虽然没有等对人,但既然来了,可不能轻易放过。
 
    他瞥了胡惟庸一眼,任他低空遁走,并没有追赶。他刚摄取了虚空兽皮,陡然一见姬翟居然拿出了一个大陀螺,跳进去,遁地就不见了影子,也是吃了一惊。
 
    “好家伙!”高岳不得不感叹。墨家的机关术在当年那个盛世中,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也不知道姬翟是否当真便是墨家和公输家的后辈传人,当然,这一点已经不重要了,高岳不可能一一去查人家的祖籍十八代。他连胡惟庸都能暂时任其逃遁,反而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姬翟身上,不是他和墨家的仇恨深似海,要说守护一脉和诸子百家后人,仇恨值几乎同等,他盯住了姬翟,主要是因为他手上的这块虚空兽皮。
 
    千百年前的恩怨,高岳不会盲目的去报复,不会看到一个诸子百家的后人都要大杀一通。到了他这个修为境界,心如金石,有一套自己独特的行事风格。这块虚空兽皮,关系不可谓不大,甚至相关他此行远赴此地的初衷。
 
    “如果让你从我眼皮子底下遁地逃了,嘿嘿,我今生都不用再动踏天路的念头!”高岳的眼神很快恢复了淡漠,冷酷的嘴角一扬,运用“天眼”,观察四周,没有发现任何超然级别高手的波动,心里暗道一声“老狐狸”,不再犹豫,脚下已挪移而动。
 
    高岳没有用眼睛寻觅姬翟,他径直来到长江水岸,脚步丝毫不停,随水流走动的方向,朝东奔走。
 
    各位看官可能会感到疑惑,既然高岳不是神话时代中的神仙人物,姬翟遁地后,高岳凭什么追踪呢?
 
    高岳的追踪术比才子这等化境宗师高明百十倍,天眼运用下,能够看破诸多障碍,可是只此两点,姬翟遁地后,其实就可以放心下来了,毕竟“土遁术”这种功夫,不是武道高手擅长的领域。哪怕高岳的武道修为已达到了佛祖当年的境地,也休想奈何他分毫。
 
    但姬翟遁地后,依然急速遁走,他看见高岳不去追胡惟庸,却把自己当成了首要目标,心里一突,汗毛倒立。坐在大陀螺中,一手操控一个类似方向盘的东西,一手在腰间的乾坤袋中掏出几颗米粒大小的珠子,一股脑儿塞入大陀螺内部的控制中枢的一个类似投币器的豁口中。
 
    大陀螺旋转的速度像个放大的钻头,速度顿时暴增两三倍,在地底穿行,如履平地。
 
    这样的速度,其实已经超过了胡惟庸低空飞行的速度,但高岳却依然在地面紧紧咬住不放。
 
    原来,高岳一脚踩飞胡惟庸,两嗓子吼翻姬翟的时候,将自身内劲打入二人体内,像几缕头发丝一般,钻入二者的内脏深处。这本来也算不上太高明的本领,不要说是化境宗师,就算是将功练出内劲的练家子都有这样的本事。一掌打在别人的肩膀上,一般的拳师顶天就打断别人的骨头,但功到内劲,由明转暗的劲力,却能击伤对方的内脏,运气好一点的,直接把心脏都震裂,瞬间毙命当场。
 
    功练到高岳的境地,比化境宗师远胜几筹。内劲外劲,暗劲明劲的控制度无一不是入微,以最轻巧的劲力,震裂石碑,如果运用徐达振动枪杆的功夫,可以将微弱的劲力,将一块石碑一掌震成粉末。这样的功夫,非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不能做到。再高一筹,便是进入“意打”的境地。
 
    所谓“意打”,就是一指点出,暗劲外透,中招的人看似没有什么损伤,其实这一丝暗劲,却有了自己的“意念”,像是寄生虫一样。任你功力深厚,如何服用丹药,也治标不治本,休想驱除,说不定还拔苗助长。除非功力通玄的超然级别的大高手,以消耗自身的功力为代价,围而攻之,逐一消化,才能慢慢化去。但这样一来,除非遁世不出,不和别人结梁子,否则和别人再斗一场,这一丝暗劲可就成了致命的毒蛇。
 
    当年一代佛子达摩,功力通玄,是可以坐地飞升成仙的人物,但因为早年和人理念不合,遭高人暗算过,暗伤未能尽数驱除,空有境界,却不敢跨出最后一步。直到多年后,以坐化假死遁世,避开一切恩怨后,全心修行,终功成正果。
 
    像姬翟这样的超然级别的高手,实际上自身的修为只是刚刚踏入临门一脚,中招后,哪里还敢留下来和高岳再斗一场?就算他还有终极手段没有施展,也不敢犯险,只能三十六计逃命为上。
 
    不过他显然还是低估了“意打”的难缠度。实际上,在一定距离范围内,高岳是可以感知到自己打出的暗劲的,甚至可以简单的和这丝暗劲进行交流。
 
    这也是为什么连达摩都只能用假死来遁世,躲避仇家了。拥有了己身意念的暗劲,起初还不算过于难缠,可时间越久,使其和中招的人自身的气机同化后,更难应付,多数人遇到这样的情况,知道厉害后,只能以深厚功力防守,拖着多活几年罢了。
 
 第十三章 神秘小喇嘛
 
    且说高岳和姬翟两人一追一逃,速度快到极致,尤其是姬翟尝试了几次,终于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变换方向,甚至往下钻了两千米,算是他所能遁地的极限深度了,但高岳只是在地面的原地等着他。这让姬翟非常惊慌,不由破口大骂。此时他早已没有了仙风道骨的风范,气喘吁吁,苍白的脸上有着一股不正常的绯红。他索性全力催动大陀螺,一头钻入唐古拉山大山脉中,企图以地势的优势摆脱追杀。
 
    这一招果然凑效,唐古拉山山脉,大部分区域都不算崎岖陡峭,属于缓坡形的地势,但这样的地势更为难缠。唐古拉山斜坡湿地广布,入冬后,冻土有七八十米深,以高岳的脚力,在这样的地面上追击,实为吃力,毕竟一个是翻山越岭,一个是穿山遁地走直线。若是峭壁剑锋之类的山脉,高岳一纵可达数百上千米,山峰如走泥丸。
 
    高岳也没矫情,衣袖一抖,反掌间,虚空兽皮已经平铺开来,高岳踏兽皮飞行追击。他对这等飞行法宝的掌控度,竟显然也是纯熟已极,尤其是虚空兽这等物种的皮毛,即便被打造成法宝,也是属于通用物品,没有人能在虚空兽为主材料的法宝内留下印记,故而姬翟炼宝时,也只能用阵法控制,才能如臂使指。
 
    就在高岳消失不久,远处飞来一伙人。
 
    这伙人一共有五位,同踩一个大金轮飞行,速度不快也不慢。
 
    但见大金轮上,是五个头戴僧帽,身着阔袖长衣,披着袈裟的喇嘛。这是四个大喇嘛和一个小喇嘛,只不过,四个大喇嘛的袈裟是红色的,小喇嘛的袈裟反而是黄色的。
 
    这是一种奇怪的现象,要知道,喇嘛虽因服色而分教派,但若是同一教,比如黄教喇嘛,一般是老者用黄,年少者用红。此时却颠倒过来,若有信徒在此,恐怕也要对此感到不满,暴躁者甚至会当场责问。毕竟教义这种东西,可是一把双刃剑,就算是上师高人,也要遵守,除非素衣出行,否则只是一个穿着上的失误,可能会丢尽威望,跌落神坛。
 
    此时五人同来,小喇嘛居中而立,四大喇嘛或跪或站,或盘膝而坐,最后一个,看起来年纪最老,却并不龙钟老态,反而高大魁梧,他双手微曲在胸前,似合掌而非合掌,做降魔式,一路上都是弓着身,那小喇嘛嘴巴一张一合,显然是在说着什么话,让这老喇嘛恭敬聆听,其虔诚的模样,正如如来座下听法的狮子。
 
    待飞到近处,才听到小喇嘛叹了一口气,稚嫩的声音却老神在在的道:“这是故人后代的气息无错,刚离开不久,此人的修为还在‘七子’之上,已达到我那位‘故人’的境地。此番始一出世,就兴风作浪,劣性不改。稍后尔等不可鲁莽行事,先布‘金刚伏魔大阵’,我自有降服此人的法门。”
 
    那弓背低首的老喇嘛迟疑道:“如果此人已经到了‘那位’的境地,只怕‘金刚伏魔大阵’不能凑效,冕下身负重任,不可轻易涉险,不如先通知教内二位法王前来,一同降服此人,才最是稳妥不过。”
 
    小喇嘛摆了摆手,道:“无妨无妨,我等不能操之过急,但也不能错失良机,我算准此行还有变数,届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便可。战况稍纵即逝,变化多端,虽说小心无大碍,但若等法王前来助战,时机已过,追悔莫及,我不为之。”
 
    老喇嘛认为在理,虽然有二位法王来助战,可谓万无一失,但那时候人走茶凉,的确时机已晚。当下不再迟疑,控制着大金轮,也朝唐古拉山山脉深处飞去。
 
    却说高岳没飞多久,便感应到了姬翟的气息,显然虚空兽皮的速度远在姬翟的大陀螺之上。
 
    正要赶上,忽然心弦一动。
 
    “咦?”高岳发现另一股微弱的气息突然断了联系。按理说百里之内,高岳还能感应到胡惟庸体内的那丝意念暗劲的波动,虽然这丝波动是逐渐弱了下去的,可见胡惟庸正在飞速逃跑。
 
    这么短的时间内,胡惟庸不可能飞行上百里,这突然断了联系,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胡惟庸一边逃跑,一边运功化去了高岳的意念暗劲;另一种,就是胡惟庸死了。
 
    当然,高岳认为这两种可能性都很小。还有最后一种连他都不愿意承认的可能,那就是胡惟庸的帮手来了,其中有人的修为可比高岳,甚至还在高岳之上,一内一外,自然能够帮助胡惟庸在极短的时间内,化去那一丝意念暗劲。
 
    高岳重出江湖时,暗中放出风声,可谓高调入世,但他却也不认为自己已经天下无敌。先不要说诸子百家的后人一脉,这世上本来就还有很多神秘的隐士,名声不显,但却拥有大能力,其传承者,千百年来都是避世不出,从不显露人前。这类人反而更可怕,正因为名声不显,别人更加不可能知道他们都拥有哪些能力和手段。
 
    高岳略作沉思,自己毕竟只有一个人,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即便他武力值再高,但所要面对的对手,手段各异,不缺法宝。试想,若是一群人都使用飞剑,百十人齐发,就算高岳能够应付,又能碾碎几颗钉?
 
    要知道山人的修炼方法,和武道一途完全是背道而驰,有的人虽然身体素质和凡人相差无几,但法宝在手,天下我有,召唤一把飞剑,数十里外可取人首级。高岳面对这样的对手,纵然不惧,但数十里的距离,便是他也要几个呼吸间才能挪移而至,这还要看地理条件是不是对他有利。也就是说,杀一个人,再要跑个数十里去杀第二个人,这样下去,即便是高岳也疲于应对。
 
    好在飞行法宝,高岳并不缺,不要说除了一块抢来的虚空兽皮之外,他就身无长物。
 
    他之所以总是赤手空拳上阵,乃是因为他不屑运用任何兵器法宝,用他自己的话说,时机还不够成熟。他的武道,是以传统的拳术为基础,倘若练的是杀人的拳,而每到杀人的时候,偏偏总要拿一把大刀去砍人,在高岳看来,这是走了弯路。
 
    也许正因为他的这份执着,才成就了如今的高岳,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没有对的“道”,也没有错的“法”,只有合适自己的“道、法”,才能见真我,才能最终舍弃“道、法”,证大乘果位。
 
    这其实十分考验一个人的心志。明知手枪能在百米外杀人,所以凡夫俗子中的佼佼者,大多都是神枪手,但身体素质就不足一提了。明知飞剑能在百十里外杀人,所以有人坚信用大半生的时间来祭炼一把好的飞剑,才是正途。倘若高岳也是这样的心性,不说泯灭众人,能到如今的境地,最少还要数十年,甚至数百年。
 
    所以高岳几乎只是略作沉思,便不再犹豫不决。就算还要斗一场又如何,结局是成是败又如何?
 
    姬翟此人,必然要先掌握在自己手中,是活捉还是镇杀,都由不得别人来决定。
 
    高岳踩着虚空兽皮,捏了个拳印,这是一道法诀,并不深奥,但比很多山人施展起来都要灵活纯熟,他拳印一变,双手各掐法诀,按在虚空兽皮原来的那个阵法的中枢之上。姬翟布的这个阵法,也并不复杂,高岳一眼就认出了,并不是墨家和公输家的东西,而是诸葛武侯创立的一角“八阵图”。高岳博古通今,对“八阵图”刚好颇有涉猎,手上虽然没有阵盘之类的东西,但高岳凭空演化“道境”,居然又补了“八阵图”的一角上去。
 
 第十四章 大山中变故

欢迎转载光大彩票网_光大彩票聊天室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光大彩票网_光大彩票聊天室 » 我等不能操之过急但也不能错失良机我算准此行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