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振力道不大但高频率的振动仿佛能在一秒钟

分享到:
 标枪一般的男人眼睛中光芒四射,道:“某有一招枪术,正想讨教。”
 
    高岳只是点了点头。
 
    标枪一般的男人道:“足下小心了,某这一招,裂石穿云,可屠三千铁骑,横扫满城金兵!”
 
    “咚!”此言声落,但见他身还未动,战鼓却已响起。
 
    “咚!咚!”
 
    “咚!咚!咚……”
 
    战鼓声不停,每一声都响如惊雷。此时漫空晴朗,白云飘荡,阳光并不炙热,四野只有冷风如刀,哪里来的惊雷声?
 
    高岳却知道,这并不是惊雷声,而是对方的心跳声。
 
    自古坊间流传,一些修仙的山人,能够吞云吐雾,呼风唤雨,有掌控雷霆之力,专门用来降妖伏魔。
 
    凡夫俗子,自然不能通晓内情。不论是哪门哪派,修的是何种“道途”,境界达到某一步,吐气如云雾,吸气时,全身血液有如惊风密雨落入涓流,练功到一定程度,呼吸,脉搏,心跳,都逐渐融合自然,进入天人合一,频率极慢。而行功时,全身血液随心脏猛烈跳动,一张一合,响如战鼓。
 
    只不过能够将“功”练到响如惊雷声的人,极少极少。声音越响,说明精炼内脏,筋骨,血脉越强悍,生命力更强。否则,一声惊雷般的心跳声,心脏一张一合,供血过剩,全身的内脏瞬间充血,成为碎块,筋脉刹那间爆裂,血液从全身毛孔四射狂喷而死。
 
    这标枪一般的男人,显然是站在了一个可怕的高度。说话间,已开始行功,气息流走间,控制全身机能,以心脏作鼓,强行将势气拔涨,接下来,他的全力一击,能否屠杀三千铁骑,横扫满城金兵还不知道,但显然,这样的一击,裂石穿云,斩江断流,却是能够办到,并不夸口。
 
    鼓声越来越慢,他的额头开始流汗,这不是汗水,而是血珠子。这是他体内沸腾的血液,随心控制,所谓水满则溢,人的肌肉有纤维,皮肤有毛孔,他的毛孔闭塞,成为一个高强度的容器,却显然还没有练到金刚铁皮的境地,紧接着,他全身的衣服也染红了,但他整个人俨然已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这时候,他盯住高岳的眼神,逐渐发生了些微的变化。
 
    惊雷般的鼓声,更慢,也更响。这是最后的战鼓,他不但眼神变了,连整个人也变了,他像是变成了一位壮士暮年的将军,战无不胜的老将军。
 
    奔腾的江水在足下咆哮,江山已经一地赤黄枯草,一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年轻人,屹立在他面前,没有任何表情。
 
    这个年轻人,冷静而自信,胜券在握,似乎正是这位老将军年轻时的写照,他本该感到悲切,但他胸腔间却萌发了一股豪情。
 
    他的声音也变老了,却充满了磁性,道:“此地正处两河汇集地,足下的鲜血,染红一江之水,犹显不足,你死后,壮志未酬,那一腔悲愤,正好化作长流,奔向大海,从此一切,终将远去。直待兵锋所指,这旧日山河,我辈不还,怎朝天阙!”
 
    “咚!”
 
    最后一声战鼓过后,四周骤然寂静无声,连江河奔流的声音也没有了。
 
    只有一把枪。
 
    岳王枪。遮蔽了天日,静止了空间的流动,连时间都静止了一个弹指间。
 
    这是岳王爷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换句话说,岳王爷若当真有冲破时空的修为,他将会以老迈身,挺枪杀入敌营,屠杀三千铁骑,横扫满城金兵。可惜壮志未酬,空悲切。
 
    岳王爷白了头,最终惨死,国破家亡。
 
    岳王爷没有做到的事,千百年后,居然还有人想去做,而且以此为目标,成就了一尊超然级别的大高手。
 
    时空短暂的处于静止,虽然只是一个弹指间,但却足够分出胜负了。
 
    一个弹指,有十个刹那那么久,看起来不短了,但差不多也就五秒钟的样子。
 
    五秒钟,对于高岳来说,却像是过了五年。
 
    身在这五秒内,对时间已没有了具体的概念。因为这五秒,通俗来讲,是对方以全身修为凝聚成一击而产生的时空错觉。没在其中的人,只过去了一秒,里面已经过去了一年。所以高岳和对方的交手,即便是胡惟庸和姬翟也无法看清楚,毕竟他们虽然也站在了超然高手的行列,但要想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去看清楚足足一年时间中的交手情形,也是痴心妄想,这种交手,超越了任何画面的快进模式。
 
    胡惟庸和姬翟有心想去助战,却发现,刺在空气中的岳王枪,居然已断成两截。
 
    没有用五秒时间,只有两秒!
 
    但其实,高岳和这杆标枪一般的男人,却拼斗了两年。
 
    当然,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两年,只是在这一枪的场域笼罩下,高岳在无形之中被迫产生的错觉。
 
    但这样的神功,世上又有几人能够亲眼目睹过?即便是胡、姬二人,也纷纷面露骇然之色,这主要是他们俩人虽然帮不上忙,但却通晓其中的理论知识。
 
    岳王枪断,标枪一般的男人死,静止的时空中断,两者双双从空中落下,正好掉进了奔腾的长江中。
 
    试想,若对手不是高岳,而是换成那满城的金兵和那三千铁骑,笼罩在静止的时空场域中,他们的时间概念,如同蜗牛爬行,这其实和静止没有什么两样,一秒比一年的比例,是什么概念?不要说是标枪一般的男人这样的大高手,就算是普通人,在场域之外,杀起这些人来也如砍稻草人偶一般容易。换句话说,如果兵家有高手能够动用这样的终极杀招,若在战场上,那是什么概念?
 
    此刻他败在了高岳手中,但最后那一招对决,高岳也几乎用了十成功力,才能破招,将这杆流传了数百年的岳王枪也振断为两截。
 
    在最后时刻,高岳双掌一合,将岳王枪的枪尖合在两掌间,他看着这标枪一般的男人,厉喝一声,道:“你知道不能胜我,还不收手?”
 
    标枪一般的男人状如疯魔,大笑道:“战!战!战!”
 
    这三声“战”字,一如当年岳王爷的满江红,死志已现,但他的精神和情怀,流传千古。
 
    这是岳王爷当年的抉择,也是此刻这标枪一般的男人的抉择。
 
    “我成全你!”高岳没有再犹豫不决,这样的人,值得尊敬,那便让他死得轰轰烈烈吧!
 
    他两臂猛然一振,这一振,力道不大,但高频率的振动,仿佛能在一秒钟振动千万次,暗劲透体而出,经过这一振动,全部集中到双掌中的岳王枪上。
 
    “锵”的一声,岳王枪虽非凡品,但终究也承受不住这样的高频率振动,立时断为两截,连带着这标枪一般的男人双臂的筋骨皮都碎了,他的五脏六腑在同一时间也爆裂为一团血雾。
 
    “好……”标枪一般的男人艰难地吐出这个字,便翻身倒了下去。或许,在他看来,能死在他同样引以为傲的高频率振动的功夫之下,算是最好的结局!
 
    这样的过场,胡惟庸和姬翟哪里能够观察出来?只是骤然见枪断人亡,胡、姬二人更不搭话,掉头就走,哪里还管得了收尸?
 
 第十二章 千里追杀显神通
 
    胡惟庸只在低空中飞遁,他的靴子被高岳十指洞穿,处于半废状态,好在披风还有辅助飞行的功能。而姬翟不愧是个敢用墨子和公输子姓名的人物,只见他手指一点,光芒一闪,居然在跟前多了一个巨大的陀螺,姬翟跳进去,这个陀螺就钻入了地底不见了。
 
    差不多就在二人遁走的同时,高岳身上的蓑衣和斗笠早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头发长了数倍,全身衣服却完好无损,外表上看来,他没有受伤。
 
    他五指一张,将虚空兽皮摄入掌中,人已踏在地上。
 
    他眼中略微有些疲惫之色。
 
    他对兵家的这个标枪一般的男人其实并没有动杀念,要知道武道和兵家,自古以来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关系存在着,尤其是拼斗一场下来,他已经知道了这人的身份,和胡惟庸一样,都是在明朝洪武时期大名鼎鼎的人物,居然是胡惟庸当年的死敌,徐达。
 

欢迎转载光大彩票网_光大彩票聊天室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光大彩票网_光大彩票聊天室 » 这一振力道不大但高频率的振动仿佛能在一秒钟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