狰祭司一定是受到了神明明确的指示而昨天晚上

分享到:
 大家看到这祭司大人干的活……竟连吃饭都顾不上了,更是对他在帐篷内现在所做的事情好奇了几分。
 
    于是,一个两个的围起来,仔细这么一瞧……就看到了顾峥拿着一根一手无法环绕住的不明的条形物,正在上上下下的十分有节奏的高频率的揉搓着。
 
    并且,这个条形物还不是笔直的他们曾经见过的任何工具,而是带着点难以言明的弧度,若有似无的弯曲着。
 
    不但如此,内里搓的十分卖力的祭司大人,在搓到最后停手的时候,竟然哈哈大笑了一声,高叫了一声:“成了”之后,就有再一次的执起来一根同样的笔直的条形物,跟着继续的搓了
 
下去,直至那物件越来越弯,再跟着一声‘成了’作为收尾。
 
    见到于此,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敢上前一步,那种年老持重的族人,只是摇摇头,略带艳羡的就各自散去了。
 
    而那些很少将主意打到祭司大人的身上,只盯着雄性荷尔蒙爆棚的粗壮的族人看的……成熟风韵的女人们,却是目露炙热,心思浮动了起来。
 
    至于那些少壮派的男性们,则是被顾峥的皮影戏给弄得个脸红脖子粗,有娃有家的那几位,甚至当着众人的面,就将各自的婆娘给拖拽回了各自的帐篷,一起去研究一下创造下一代的问
 
题了。
 
    而自持神勇,想来不把族群内的庸脂俗粉给放在眼中的狰大至七兄弟,则是用迷之茫然的表情瞅了瞅那条足有半臂长的不明条形物许久之后,才机械的如同石头人一般的……垂头望向了
 
自己的胯下……
 
    天道不公啊,狰兽偏心眼子了啊!
 
    为何我们兄弟这等悍勇的勇士没有这般的天赋异禀?
 
    难道就因为那小白脸子能与你沟通,并奉献上祭祀的猎物?
 
    可是,那些祭祀品可全都是俺们兄弟们狩猎回来的啊!
 
    一脸的生无可恋的七兄弟,因为这件事儿的打击,连晚饭都少吃了几斤的棪木果,还因为思考人生,辗转反侧的第一次尝到了失眠的滋味。
 
    待到第二天清晨,族人们从沉睡之中转醒,再一次的拔营前进的时候,就看到了顶着两个黑眼圈却是无比的兴奋的顾峥,以及同样顶着两个黑眼圈却是萎靡不振的狰七人,再一次的汇聚
 
到了一起。
 
    那七个人看到顾峥一大早的竟然主动的来到他们的面前,心中就是暗自的警惕。
 
    “你”
 
    “要”
 
    “干”
 
    “吗?”
 
    “离”
 
    “我”
 
    “们远点!”
 
    但是被众兄弟抵制的顾峥,却是丝毫不以之为杵,反倒是略带兴奋的上前拍了拍狰大的肩膀,指着自己马上就要被撑开的帐篷说了一句:“跟我来搬东西!”
 
    然后,这位被全族‘敬仰’的祭司大人,则是颠儿颠儿的直奔着队尾,朝着正在安装滑车车轮的那几个族人的方向而去。
 
    “放着我来吧,我给有狰氏带来了新的神启之物。”
 
    而那些族人们则是带着点小关心小忐忑的略微推辞了一下:“狰大人,有什么要做的?还是让我们来吧。”
 
    顾峥对对方的眼神略感奇怪,但是他还是大手一挥,将对方要帮忙的打算给打断了。
 
    “不用,这新工具的第一次安装需要一个懂行的人动手。若是你感兴趣,我允许你从旁观望,学习一二。”
 
    “待到你们完全的掌握了这种工具的安装方法之后,自然用不着我再操劳了。”
 
    说完,顾峥就将头转向了自己帐篷的方向,催促那手脚发软的七兄弟到:“还没好?”
 
    为了在族人的围观之下,兄弟们不丢面子,这七个人一人扛着摞得如同小山一般高的轮子山,就朝着队尾的方向挪了过来。
 
    待到他们总算是抵达到了目的地了之后,才瓮声瓮气的回到:
 
    “东”
 
    “西”
 
    “都”
 
    “在”
 
    “这”
 
    “里”
 
    “自己看!”
 
 897 车轮滚滚
 
    说完,这七兄弟也不像是旁的族人那般的凑在一处看热闹,反倒是闷闷的走到了队伍的前端,那个最早起身,为族人们打前站,安排拔营事宜的族长身边,就这么一趴,是半分争锋的心
 
都无了。
 
    至于被顺便尥了蹶子的顾峥,却完全没当回事儿的一笑,转身在族人们好奇的眼神中,将这些没有一个钉子,全靠笋孔和笋头互相卡插所衔接在一起的轮子给拿了起来。
 
    比对着用来做横杆的长木条的外部,一边缓缓的旋转,一边用着巧劲儿往里推着。
 
    要说这车轮中心处做的圆形笋孔的尺寸,正好要比当成横杆的木料要小上那么一圈。
 
    这带着四根轴的简陋的车轮正好能在这种的奋力的推动下,将其卡的死死的。
 
    同样的,其他的几根横杆木料的左右两端,都被顾峥依次给卡制妥当了之后,他才拿着骨锥,开始进行这一次最至关重要的收尾的工作。
 
    在横向木条上凿出相等的空洞,待到那一整块的大板子被安放在带着车轮的横条木料上时,再在相投的位置上,自上而下的又凿出几个洞口,随后将一根比洞口略粗一圈的硬木插入其中
 
,留出约半指长的富裕之后,顾峥就把昨日剩下点时间,单独做出来的类似于简易螺母一般的木料,给塞到了这些凸起的上边,最终起到了固定的作用。
 
    经顾峥这么一处理,一个最简易的纯木大板车就出现了。
 
    虽略显粗糙,只有四个轮子一张板,但是这一次的板车却是不同于他们部族中以往所使用的滑车,在推动的过程中,还需要随着车辆的走动,将后面滚出去的车轮以及轴承,再放到车子
 
前进的前方,循环往复的……累的如同狗一般的操作了。
 
    现在的车,它是一个真正的不会脱落和散架的车子了。
 
    组装完毕的顾峥,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中的碎木屑之后,就摸着下巴看着这个粗糙的成品沉吟了起来。
 
    “狰巧,帮我在车子的前端钻上两个眼儿,对,在不凿短木料的情况下,从这里钻到这里。”
 
    族中最心灵手巧,平日间经常帮老祭司制作带空洞的占卜用的骨头的狰巧,在听到了这声吩咐之后,就跃跃欲试的站了出来。
 
    刚才在顾峥尝试着改造现有的滑轮车的时候,他的手就按耐不住的颤抖着。
 
    他对于刚才狰祭司所做的事情,一眼都没有错过。
 
    从一开始的带着看热闹的旁观,到最后的顶礼膜拜,也只不过是安装了两个轮子的工夫。
 
    但是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个有狰氏族内最灵巧的双手的族人,就彻彻底底的被顾峥的表现给征服了。
 
    他认为,顾铮绝对是有狰氏氏族有史以来最有前途最受神眷的祭司,没有之一。
 
    否则这种如同造物主一般的奇思妙想,又怎么只凭借着一晚上的时间就发明制作出来的呢?
 
    所以,狰祭司一定是受到了神明明确的指示,而昨天晚上的他……说不定碰到的并不是族内那个只知道将力量和悍勇赐予族人的狰兽,而一定是工匠之神偶然间降临人间,被幸运的祭司
 
给找寻到了。
 
    给自己激动的心找准了缘由的狰巧,干起活来那是相当的卖力,简直就做到了顺从,顾峥说什么就做什么的地步了。
 
    这也让周围的族人们,在看到了狰祭司与狰巧的互动之后,对于这位逐渐崭露头角的年轻人……则是更加的敬畏了几分。
 
    这一次,不再是因为他所处的身份,而是因为他这两天的所作所为,是那般的睿智,博学,而充满神秘。
 
    让他们不自觉的就信任与他,而不是畏惧于他所处的位置了。
 
    对于族人的这种潜移默化的改变,顾峥是乐见其成的。
 
    而他使唤的这个名叫狰巧的族人,也真的没有让他失望,在顾峥看起来难上加难的在木料和石料上打洞的工作,对于本来就惯做这个工作的狰巧来说却是十分的简单的。
 
    大概是因为承载板的木料虽然厚实但是却不如石料坚固的缘故。
 
    这狰巧只不过用了与顾峥安装四个轮子差不多的时间,就用一条粗长的骨锥,将前方捅穿了两个孔洞。

欢迎转载光大彩票网_光大彩票聊天室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光大彩票网_光大彩票聊天室 » 狰祭司一定是受到了神明明确的指示而昨天晚上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